分分彩群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非主流 - 非主流意境 - 正文

鱼子酱走下美国奢侈食品“神坛” 与中国有关?正文

类别:非主流意境 | 点击: | 日期:2019-06-17

【侨报记者陈沉4月23日报道】《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22日发表了题为《鱼子酱中国变成便宜货 奢侈身份不保》 一文,对中国鱼子酱进口美国美国本土市场的影响作了深入探讨。

全文摘编如下:

在20世纪80年代的华尔街,这样的场景常会出现:小甜饼、来自里海的黑色鱼子酱被放在珍珠贝壳做成的勺子上,拿起它们的人自我感觉好极了。尽管大多数美国人分不清白鲟(Beluga)、奥斯特拉鲟(osetra)、闪光鲟(sevruga)之间的区别,但吃过各个种类的咸鱼子酱是证明你曾到过华尔街的标志。

到了2019年,鱼子酱的形象就没有如此光鲜了,低价的中国鱼子酱席卷了美国市场。自2012年起,鱼子酱的批发价降低了50%,去年又下降了13个百分点。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数据显示,进口鱼子酱的价格已从每吨85万美元(2012年1月)降至35万美元(2018年11月)。

你能在纽约街头的炸薯球上找到鱼子酱,NBA也有自己的鱼子酱供应链,他们希望球场的“粉丝”们很快也能吃到鱼子酱,用来搭配热狗与墨西哥玉米片。

十年前,美国人把这种源自于“东半球”(尤指欧洲)的食物看作是身份的象征。那时,高档食品主要依赖进口,像是鹅肝、松露、一级酒庄的波尔多红酒,还有来自荷兰的喜力啤酒。婴儿潮时期(1946至1964年间出生的人,是当今美国社会的中坚力量)出生的人都梦想着能过上喝香槟、吃鱼子酱的富人生活。

而对于“千禧一代”(指1982至2000年间出生的人)和Z世代(指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之后出生的人)来说,这些年轻人则更喜欢能够证明自我的东西。生产商很难找到愿意花高价购买美国原产商品的消费者。

在里海贸易如日中天的时候,那里由其邻国——苏联和伊朗掌控。苏联解体后,这一世界最大的咸水湖遭到了过度捕捞,包括白鲟在内的品种变得濒危。2005年,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禁止了白鲟的进口。

自那以后美国开始大规模地、并不断地尝试在本土生产鱼子酱,一般用的是更小一些的美洲鲟(white sturgeon)。在此期间,中国则逐渐占领了市场:2017年,中国出口的鱼子酱超过130公吨,而同年美国的产量仅为16公吨。2017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价值700万美元的鱼子酱,这一数字自2012年起增长了四倍。

出生于俄罗斯的扎斯拉夫斯基(Mark Zaslavsky)想要复兴美国的鱼子酱产业,让美国出产的各类鲟鱼重新回到市场。但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毕筱普(Shaoching Bishop)是鱼子酱公司Regiis Ova的董事长,她与凯勒(Thomas Keller)合办了这家公司,后者希望能为自己的饭店找到本土货源。但据毕筱普称,食药监局(FDA)给美国水产行业设定的严格标准——从高质量的水质到对添加生长激素和杀虫剂的限制,使得美国市场变得不那么有竞争力。而FDA称,由其管理的进口货品也必须遵守与本土一样的规定。

“我花了八年的时间推销美国产的鱼子酱,而现在,可笑的是,我自己都在买中国的鱼子酱,美国的其他批发商也一样。”毕筱普说,“在FDA的规定和限制下,国内的公司无法做到。每个人都对中国的鱼子酱如此便宜感到苦恼,我每年都会去中国,发现他们并没有以低于成本价出售,他们那儿就是便宜,劳动力很便宜”。

许多本土生产商曾希望特朗普政府向中国海鲜产品施加10%的关税能帮助到美国的鱼子酱产业,但毕筱普称这些本土公司仍旧赚不到钱。

“他们会告诉你能赚钱,但我认为目前来看肯定不行。”她说,“过去五年里,甚至每一家米其林餐厅都在用中国产的鱼子酱,质量真的太好了,并且品质如一”。(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分分彩群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