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群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非主流 - 非主流另类 - 正文

从“审美”到“审丑”,娱乐产业制造了“异类”的伪善正文

类别:非主流另类 | 点击: | 日期:2019-07-17

3unshine组合

3unshine组合 Cindy 与新裤子乐队同台,激起了新一轮对多元审美的讨论。新裤子的成员彭磊为3unshine鸣不平,斥责网络暴力,呼吁观众以更包容的眼光来看待女团成员。3unshine因此再上热搜,有网友把她们当作冲击主流审美娱乐产业秩序的新力量,但不可忽视的是:3unshine的崛起本身就是娱乐产业的产物,在她们从“最丑女团”到“励志偶像”的变化中,是娱乐产业在背后推波助澜。
3unshine(最早名为Sunshine)组合成立于2015年,最初并没有什么影响力,2016年春节,这个组合被作为“最丑女团”推上网络浪潮,成为大众嘲笑和恶搞的对象。彭磊正是有感于这些网络暴力,对3unshine给予了同情。然而,恶搞也给了3unshine空前的关注度,经纪公司“信念互动”发现了她们,与她们签下合同,同年,3unshine与信念互动解约,加入热手文化,正式以“3unshine”的名义进军娱乐界,这才有了她们在《创造101》的登场,以及成员之一Cindy在《乐队的夏天》的表演。新裤子乐队很实诚地说,Cindy是节目组塞给他们的,由此可见背后的运作。

在《创造101》节目备受争议的王菊

在《创造101》节目备受争议的王菊

3unshine如今有了一定知名度,和另一位《创造101》成名的艺人王菊一样,她们都是靠区别主流审美的特点站上台面。严格来说,她们的身材管理并不好,唱功或舞蹈能力也远未达到一流水平,但她们凭借自己身上的偏差,成功获取了话题度,这个行业赤裸裸的一点,就是话题为王,有话题度,诸多问题都能被宽容,没有话题度,昔日潮水中央,转瞬人去楼空,所以褪去价值口号的渲染,娱乐产业之所以力捧王菊、3unshine这样的异质偶像,并非出于自我革新,而是为了话题度。
尴尬的是,女团这个行业的性质决定了,这种偏差感如果没有过硬的实力做支撑,很快也会如过眼云烟,被新的话题宠儿取代。而这个实力的考量,实则结合了身材、长相和唱跳能力等多方面元素。曾被韩国网友批评为“最丑女团”的GFriend,其成员严智因长相和身材一度承受巨大压力,有网友甚至讥讽她“严智是家里有钱才能当偶像吧?”直到严智努力瘦身,提升唱功,质疑声才得以平息。
随着娱乐产业的发展、市场的细分,女团开始照顾更多元的群体,比如娱乐产业发达的韩国,早早就有主打多样牌的女团出现,像Miss A的干脆利落、4minute的洛丽塔式性感、2NE1的rap能力,侧重点已各不相同。韩国女团的发展之路,实际上就是中国女团的参照,她们得到认可的原因不只是因为样貌和身材管理,更因为极佳的唱跳能力,她们都是从千万人选拔中崭露头角、经过严酷训练的人,专业能力毋庸置疑。

韩国女团组合Miss A

韩国女团组合Miss A

中国的女团和偶像现在也在走这条细分之路,因此“异类”偶像越来越多涌现出来。3unshine的出现迎合了这种市场需求,同时它又是“审丑现象”的产物。尽管彭磊一再强调审美的多样性,但从事实来说,3unshine最初被关注就是以“丑”为噱头的。
审丑”早已是娱乐圈的一种潮流,从“凤姐”到“乡村非主流杀马特”再到3unshine,娱乐产业推出一个个“扮丑者”,在刺激看客的同时促成消费和被消费的关系,这个审丑潮流的推动者制造了网络暴力,在话题起来后,又是他们打出善良的旗号,消费人们的感动。从“扮丑者”到“被接受”再到进军主流娱乐生态,审丑潮流形成了这个时代独有的一种成名方式,以制造偏差来取悦观众,以自我丑化来博得同情,而后形象转变,得以名利双收。
“扮丑者”并不是秩序的冲击者,而是秩序的融入者,顺从着这套秩序给她们安排的角色和噱头。近年来,制造“异类”已经成为娱乐工业的潮流,产业经营者敏锐捕捉到当代青年对“异类”的渴望,对不同审美的追求,所以他们在力捧吴宣仪、孟美岐等符合传统审美的偶像的同时,也顺水推舟,加入了制造“异类”的狂欢。这些“异类”偶像标榜多样性,但他们不具有真正的破坏性,没有真的抗议传统的娱乐秩序,也没有持续而深刻的对另类审美的坚持。准确来说,他们是秩序的补充者而不是反抗者,是娱乐圈流水线产品的一部分而没有真正跳出这种产品逻辑,所以这些“异类”兜兜转转,最后仍会体面地融入娱乐产业。

3unshine参加节目《创造101》

3unshine参加节目《创造101》

制造“异类”恰好体现着娱乐产业狡猾的一面。它一边生产着性别歧视、巨富神话、美色经济,一边又打着审美多元、关怀平凡、努力幸运的旗号,为赚取快钱披一件正义的大衣。这两种流向,看似互相矛盾,其实分享的是同一种伪善——利用感动、消费感动,践踏公平和真正努力提升专业能力的人。他们生产出“异类”,树立起舆论生态里的特殊符号,从前是生产花瓶,消费人们对美的渴望,现在是生产丑角,消费人们对多元人群的包容。最初卖丑的是他们,后来劝大家包容的也是他们,他们从不敢承认自己一系列操作背后的逐利目的,不敢承受这背后牺牲了多少平凡人的努力和血汗,他们贩卖巨富偶像的辛苦,表演出没有实力的艺人的多样性,于是在这样一切价值都成了生产,一切感动都像被利用的东西。

1994年的TVB台庆,四大天王作为压轴表演嘉宾出现

1994年的TVB台庆,四大天王作为压轴表演嘉宾出现

随之,当越来越多人沉溺于口号的塑造,这个行业的整体水平不是进步了而是退步了。笔者有一次重温上世纪九十年代TVB的台庆,张学友挂单杠唱歌面不改色,而黎明、王菲、刘德华等偶像,也是一个比一个卖力,哪怕只是一台晚会,都个个真唱,务必求得观众满意。九十年代的偶像是刘德华、张学友、郭富城、黎明,他们的业务水平和做事负责的态度在今天看来都令人感佩,但今天的偶像呢?演戏对白过关就被夸赞,唱歌没有假唱已是难得,过去在行业眼里理所当然的事,现在却成为优点,在这背后,是当代偶像业务能力的退步。
娱乐行业表面繁荣,实则畸形发展。所以,我既反对单一审美,也质疑3unshine这样贩卖口号却缺乏作品的行为,它的关键并不在于我们认同何种审美,而是当我们看待这些艺人的时候,究竟是更看重作品本身,还是他们的话题和营销价值。只有真正支持那些有作品的人,质疑甚至反抗“话题为王”的逻辑,畸形发展的娱乐生态才可能改善,否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看上去很美,轻轻一戳,都是泡沫。
作者简介:宗城,青年撰稿人、专栏作者。本文为澎湃·湃客“众声”栏目独家首发稿件,任何媒体及个人不得未经授权转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分分彩群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