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群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男生头像 - 正文

涂鸦少年的“炸街”风波正文

类别:男生头像 | 点击: | 日期:2019-08-23

涂鸦少年的“炸街”风波

12月7日,广东省肇庆市下了场小雨,温度骤降10度。丁满穿着一身短袖校服,一头黑色短发、戴金色框架眼镜,黑色帆布鞋,出现在法院门口,看起来像一个乖巧的大学生。

为了这次开庭,他做足了准备,校服是找同学借的、耳钉和金手表刚摘、也没有戴帽子。面对法庭,他紧张了,问代理律师张颖慧:“他(法官)要是问我为什么画那些怎么办?”

法庭是个约40平方米的封闭房间,正中间坐着审判长,公诉人和辩护人分别坐在两侧,中间八个空的木质座椅留给嫌疑人,前面有横栏。丁满先被法警带进法庭,随后,欧文也被带了进来,他穿了件蓝色连帽卫衣,脚上蹬一双涂鸦图案的鞋子,套着橙黄色的马甲,背后写着三个大字:看守所。

这是丁满时隔三个月再次见到欧文,他觉得欧文“整个人都颓了”。

9月12日,大学生丁满和在医院工作的欧文相约,于凌晨2时至5时在肇庆市的几条主干道涂鸦,并于一天后被捕,9月14日,丁满的父亲收到起诉通知书,罪名为故意毁坏财物。一个月后,新的起诉通知书显示,罪名更改为寻衅滋事。

炸街

丁满是个刚满20岁的大学生,学国际贸易,这不是他喜欢的专业。内心里,丁满想学艺术,按照原本的畅想,如果读个艺术类专科,他现在可能已经有了自己的艺术工作室。但他几次和父母提出来学艺术,都被拒绝了。

欧文即将25岁,是本地小有名气的涂鸦手。2016年,欧文曾在百度贴吧“涂鸦吧”里发帖,督促自己每周完成一幅大型涂鸦作品。在他书桌上留下一份设计手稿,这份用于9月12日“炸街”的手稿,经过八次修改才确认。

和欧文勤勉的涂鸦练习比起来,丁满从2014年到现在,没怎么画过大幅作品。他没有野心成为一个涂鸦艺术家,只是想玩一下,希望 “什么都懂一点,对每个的审美都达到一定的程度”,欧文整日待在房间里设计字体的时候,丁满在听歌、玩滑板、看美剧和睡觉。

欧文房间的桌上摆了成套的马克笔。新京报记者卫潇雨 摄

圈子里互相以英文名称呼,丁满早在2016年就和欧文成了微信好友,几次约他出来“炸街”,一直没碰上合适的时间,他们甚至不知道对方的中文名字。

9月12日的夜晚,丁满一头金发,戴金色手表、拿金色手机壳,黑色上衣、白色裤子。欧文寸头,穿着短袖、短裤、黑色长袜和运动鞋,戴着顶深蓝色渔夫帽,随身背了个帆布包,像嘻哈歌手的打扮。

他们吃了宵夜,丁满记得自己喝了马蹄爽,欧文喝了酒,带着点微醺的醉意,两个人带了15瓶手喷漆,黑色、白色、紫色、橙色、啡色等等。

在当地涂鸦爱好者的圈子里,吃完宵夜、相约“炸街”是件相当平常的事。他们的好朋友文身师孟泽宇说,他看到好的地方就想“炸”,什么算好的地方?墙干净、显眼、高、能保留下来,越多人看到越好。

“炸街”往往选在晚上,他们总在晚上有灵感,更重要的原因是:晚上鲜有人注意,免于复杂的审批流程。

凌晨两点,肇庆的街道上已经没什么车辆,路边的大排档还开着,街灯照亮地面,橙黄色的光让氛围显得迷幻。丁满形容这种感觉“爽”、“自由”,拿着喷漆,遇到了空白的位置就喷上自己的英文名“DE”,圈子里,这叫做“收藏”墙面。

一篇论文中曾援引一位涂鸦手的话:“都说不知道我们花上时间和精力,冒着风险涂鸦是为了什么?但是这真的是一件很让我们占便宜的事情,那么多画布在等着我们,随便我们去喷,白天还会有好多人去欣赏我们的东西。这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从某个层面来讲,涂鸦和“XX到此一游”一脉相承,孟泽宇认为,“到此一游”就是涂鸦在中国最早的表现形式。最早“炸街”的黑人少年Cornbread,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轰炸"费城的贫民窟。当时,他迷恋一个叫Cynthia的女孩,把Cornbread Loves Cynthia写得满大街都是,甚至把名字写在了动物园的大象身上。

因此,涂鸦手们称自己为写手,而不是画手,他们留下自己的标签,而不是画一幅图。

从一家名为goodday的文身店出发,沿着马路一路向前,路过烧烤店、便利店和已经闭店商铺的卷闸门,丁满和欧文在寻找可以“收藏”的墙面。当天行走的路线有约5公里长,一路走、一路喷涂,他们用了3个小时、10多瓶喷漆。

丁满喜欢电箱,独立的方方正正的形状;喜欢墙上的瓷砖,像是天然的画框;喜欢某个宣传栏下一人高的空白,处于拐角、墙面干净、引人注目。

街道上,路灯的亮度足以看清画着摄像头的提示牌,但丁满说,9月的那个晚上他太激动了,以致于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他感到自由、放纵,想象着第二天整个城市醒来,会看到满大街的“DE”,还有他设计的公仔头像。

根据事后的检方调查记录,9月12日凌晨2时至5时,丁满和欧文在包括供电箱、交通信号灯、围墙、公交候车亭宣传栏、灯布宣传画等留下了十多处涂鸦。

当天晚上,欧文的涂鸦作品。图片来自欧文微博

当时,丁满使用的喷漆是3厘米左右宽的喷头,“喷名字,一人高那是很正常的,按照比例算,你想想五个字母大概就那么大。”他说自己没注意到喷绘遮盖了一处宣传海报。

五点多钟,“炸街”结束后,欧文开车送丁满回到了校外的出租房。丁满兴奋得睡不着觉,一大早就去了good day文身店。下午,欧文也到了,他打算画一个新的文身图案在小腿上:一条蛇缠绕着一瓶手喷漆。

小城涂鸦圈

Good day文身店位于肇庆市中心区域,在统一粉刷成黄白两色的楼房堆里,这个蓝色的小房子显得扎眼。门外是鸡尾酒霓虹灯标志。

三层房子里,一层用作酒吧,二、三层均是文身店,这家店在今年9月刚刚开业,成为了当地小圈子的聚集点,他们被共同的爱好聚集在一起:涂鸦、滑板、街舞、嘻哈和文身。

从外形上他们很容易被辨认出来,帽子是基本配置,阔腿裤、肥大的上衣、长袜钻出帆布鞋。“这是一种文化,方便隐藏东西。” 孟泽宇做过最冒险的事是在高铁车体上喷绘,把喷漆藏在宽大的衣服里,他说画在车上能让自己的图画动起来。

“有人在纸上画,就有人在街上画,自己舒服比较好。”说这话的时候,孟泽宇歪斜着头,他用右手弹烟灰,手臂上画满了文身,一直延伸到手指。

孟泽宇见过市区里挂着横幅,写“黑社会的五大特征”:文身、戴金链子,仅说这两条,文身店里的朋友们都符合。

8月间一次嘻哈主题的聚会里,酒吧里挤进了50多人,警察突然出现,带走了现场20多位有外露文身的人,去验尿检测有无吸毒。从警察局出来的第二天,孟泽宇做了一处新文身纪念这件事。

9月12日下午5点多,文身店老板林雯发现来了个奇怪的客人,30多岁,看起来“很正经”。对方问:“你们这里是干嘛的?”

半个小时后,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察带着十多位便衣挤进二楼,要求带走店里所有人。当时,店老板林雯、丁满和欧文,总共9个人被控制,带到店门口,塞进两辆警车里。

当时,欧文的文身,刚画完线条,包着保鲜膜、淌着血被带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分分彩群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