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群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非主流 - 非主流意境 - 正文

北欧国家“最幸福”?但没有这个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正文

类别:非主流意境 | 点击: | 日期:2019-02-20

  原标题:都说北欧“最幸福”,但你了解这些吗?

挥舞国旗欢呼雀跃的芬兰人。

挥舞国旗欢呼雀跃的芬兰人。

  [环球时报驻瑞典、德国特派特约记者黄云迪青木环球时报记者白云怡丁雨晴]“北欧人真的那么幸福?”联合国前不久发布《2018年世界幸福报告》,北欧国家芬兰荣登榜首,成为最幸福的国家,挪威、丹麦紧随其后。这样的结果早已不令人感到稀奇。多年来,在各种“幸福”调查中,它们总是名列前茅,最近德国一家消费机构调查德国人对其他民族的“刻板印象”,其中就有“丹麦人是‘最幸福的欧洲人’”。那么,北欧国民幸福的秘诀是什么呢?须知,幸福是难以量化的主观感受,“北欧人最幸福论”又有多少科学依据,该结论背后反映了哪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我们可能只需担心被入侵时军队没有抵抗力”

  听身在当地的他们讲幸福感

  “我认为,北欧国家民众之所以幸福感强,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北欧独特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即通过对国民财富的再分配有效提升民众福祉。”在《环球时报》记者就“幸福”话题采访丹麦幸福研究所所长维京时,他做出这样的总结。他还补充说:“我们明白,交税是对品质生活的一项投资。”

  这种“投资”的其中一部分是社会保障和福利。旅居芬兰多年的华人张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芬兰医疗免费,养老金、失业金充足,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都免费,学生还可以拿到用餐、交通等诸多补贴。这些福利不仅本地人可以享受,纳税的移民也可以。“一整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看得见、摸得着,让人们很有安全感。”

  “投资”的另外一部分是稳定的社会秩序和较低的暴力犯罪率。挪威记者布雍对《环球时报》说:“子女去上学时,我不需要像美国父母那样担心校园枪击案;当孩子们参加派对夜归时,我不需要像某些国家的父母那样担心孩子在路上遭到性侵。”“芬兰的犯罪率很低,几年前的一项调查显示,芬兰人最信赖的便是警察”,芬兰华商总会会长杨二林对记者说。

  北欧人重要的“幸福来源”还包括平等、公平的社会价值观。杨二林说,芬兰的职业差别与歧视非常小,无论是售货员、医生,还是水暖工、律师,社会地位都得到充分肯定与尊重。这里的贫富差距不是很大,中产阶层是社会主体。另外,政府部门也十分廉洁。

  能形成这种平等的社会价值观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芬兰的教育制度。杨二林说:“这里不是精英教育,而是全民教育,没有什么旨在培养尖子生的重点学校,而是力争把每个孩子都培养成对社会有用的人。”

  “高税收支撑的北欧模式下,政府有能力为国民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尽力消除社会不平等,缩小基尼系数,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多帮助,降低犯罪率。”挪威记者布雍这样概括。

  当然,北欧的幸福离不开经济实力。以芬兰为例,该国居民人均月收入达3300欧元。稳健的经济背后是北欧的资源禀赋及所处的发展阶段:挪威多峡湾,水电资源丰富;芬兰森林遍布,农林资源雄厚;瑞典、丹麦早早实现了产业升级,高新技术产业发达。

  不过,幸福不是“被动”地享受政府与社会提供的完善的公共产品。“政府做了大量工作来提高幸福指数,挪威人也在积极主动追求自己的幸福。”挪威心理专家维特森说,他的家乡地处高纬度地区,每年有6个月时间下雪,冬天大部分时间是黑夜,当地人积极通过冰雪运动来消解气候带来的消极情绪。

  张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芬兰人十分讲究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大家假期很长,平均每人有5周年假。即使节假日可以拿双倍或三倍工资,芬兰人也不愿意加班。曾有一个调查显示,芬兰人陪伴家人的时间位居全世界最长之列。另一方面,企业雇主对这种工作与生活平衡的理念也很支持。“或许是因为这种生活状态,芬兰人没有太大压力,心态也很平和。”

  《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北欧人普遍对生活乐观,一名挪威记者开玩笑说:“我们可能只需担心被入侵时军队没有抵抗力吧。”

  气候带来各种苦恼也催生“幸福文化”

  北欧人有一套自己的“幸福哲学”

  今年芬兰第一,去年挪威第一,前年丹麦第一……在世界幸福指数排行榜上,北欧国家一直表现“强势”。有人形容那里是“天堂”,但“天堂”也曾堕入“地狱”——很多人还记得,7年前的夏天,一名“独狼”枪手造成77人死亡,举世震惊。当时有媒体称,凶手布雷维克出生在世界上最美好、最富裕的国家,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个幸福的人……

  如果说这起惨案是特例,其背景是与日俱增的种族主义、歧视新移民、反犹主义等暗流,其他难言的苦衷也不少,因为“最幸福”的北欧同样面临诸多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与地理位置、气候等因素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比如酗酒。杨二林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芬兰社会这个问题很突出,“尤其是在漫长的冬季,酗酒十分容易造成家庭不和谐,甚至产生家暴”。

  德国《Heise》杂志的一篇报道也提到,芬兰人不太喜欢表达情绪或感受,男人常常表现得很沉默,宁可沉迷酒精中。报道还称,那里的离婚率达到50%左右。另外,芬兰550万人中有50万人受孤独症影响,“不止芬兰,斯堪的纳维亚人的自杀率和抑郁比例整体很高,北欧目前正开发更多的抗抑郁药”。

  挪威著名脱口秀节目演员丹尼尔·西蒙森曾对英国媒体讲述过挪威人的社交焦虑症。“我们似乎缺乏‘培训’,比如无法像希腊人一样在唱情歌时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西蒙森说,这可能跟天气有关,毕竟挪威天寒雨多,当地人每年只有几个月时间外出与他人相聚,其他时间“似乎都像熊一样冬眠”。正因为此,西蒙森对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表示怀疑,他觉得,“希腊人、美国人和拉美人总是给人以更幸福的印象”。

  “‘幸福’并非北欧人唯一的特别之处”,美国经济教育基金会今年2月刊文称,儿童贫困、贫困风险、社会排外等都是北欧排名很高的领域,“他们拥有一根神奇的魔杖吗?”文章认为,那些将斯堪的纳维亚理想化的人没有提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文化影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分分彩群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