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群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非主流 - 非主流意境 - 正文

我们就是想有变化——专访2012年春节联欢晚会总导演哈文(3)正文

类别:非主流意境 | 点击: | 日期:2019-04-10

首页-封面故事-社会-经济-文化-专栏-听周刊-新知-爱乐-商城-往期杂志-时尚-订阅

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我们就是有变化——专访2012年春节联欢晚会导演哈文(3) 2012-02-03 10:58 作者: 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5期

我们做春晚的人,就要从观众的角度,根据观众的收看方式,做家庭式收看的节目,这就涉及到一些问题,比如语言类节目,有些年轻人能看懂的,可能老年人就跟不上,所以要把握尺度很难。

“从电视晚会的角度,做给13亿观众看”

1月16日,刘谦与董卿在春节晚会第二次彩排中表演魔术

1月16日,刘谦与董卿在春节晚会第二次彩排中表演魔术

三联生活周刊:今年春晚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是舞台,但是舞台变化的危险系数很大,1985年黄一鹤做总导演就是因为舞台设在工体被称为史上批评最多的一届春晚。当时你们考虑到舞台要变,必要性在哪里?危险性又在哪里?

哈文:变是一定要变,我们就是要让大家认不出来,但是不为改变而改变。真说要变,按我们的团队气质把舞台打造成一个欧洲歌手大赛那样的,那是我们的梦想,但那就不是春晚了,我们要把它改成跨年晚会、歌会啊,就不对了,我们会被骂死的。所以,变要变成什么尺寸,需要拿捏得好。这就要不停地跟陈岩碰。陈岩已经两稿了,第一稿的变化是在天空上,但是一号厅有承重的局限,做不到。但我们还得逼他变,陈岩无意中说了一句话,天上不行就地下,我说好,地下怎么变,于是就到了今天这样的结果,地可以各种变化,可以参与表演。

三联生活周刊:对语言类节目来说,和舞台下面的观众互动非常重要,坐在正面的观众像种子,会影响到整个效果,但是现在舞台的改造刚好把正面的观众去除了,怎么处理这个情况?

哈文:我们信奉一点,办法永远比困难多,你到时会看到的。前面那一部分,就是你看到的台阶,可以瞬间生成座椅,观众可以迅速上下,观众也在参与演出。

三联生活周刊:那观众还要训练,快速地就位?

哈文:只训练他们的起承转合,他们只要认识导演就行了,导演一招手,跑,一招手,就回去,很简单。中国人广场艺术都能玩那么齐,这还有问题?但是节目他们不看,最后一场直播的时候一定是第一次看语言类节目,就要保证欢乐度和新鲜感。

三联生活周刊:今年舞台变化了,对演员要求也高了,彩排的量跟往年比更大,为什么只搞四次彩排,彩排次数比以前还少了?

哈文:我们是想把所有该我们做的,都提前做好,减少别人的负担。比如说我们把王力宏的节目,所有上场口、下场口、景观配合都弄扎实了,王力宏来四次就够了;我一个月天天在那儿弄,没必要啊,我们把自己这部分弄好了,表演者把表演的部分弄好就可以了。剩下就是配合的问题,磨刀不误砍柴工。

所以我们累是真的。李谷一说,我都上春晚这么多年了,没碰上你们这么专业的团队。我们跟她联系完一个月,就把后面所有的计划都给她。不耽误你的时间,把你余下的时间都留给我们,互相不耽误,要是耗得太长时间,她会烦的,耗不起就不干了。

三联生活周刊:空间形式的变化会牵扯到晚会的其他方面?

哈文:其实最大的变化,是电视里的变化:空间感、理念和你最终做给谁看。以往春晚的观演关系是非常明确的,上面是舞台,下面是观众。我们今年是从电视晚会的角度出发,做给电视机前13亿观众看,我就不考虑现场,我要考虑电视机前的观众。我们今年把一号厅变成个演播室,整个一号厅是个舞台,这就是电视变化,尊重电视规律。最重要的是电视机前的观众的反应。一个一号厅800个观众叫好的晚会好,还是一个13亿观众叫好的晚会好?

三联生活周刊:围绕着“要做给电视机前观众看”的观念,你们做的改变具体是什么?

哈文:电视晚会不同以往的就是电视景观的呈现、舞美的呈现是不一样的。比方说跟剧场是不一样的,呈现方式是给电视机前观众看的。声光电的配合是完全不一样的。比方说,一首歌,歌的内容和景观的配合,像《万物生》,上剧场你也看不出效果,一定要在电视机前才能看出,而且一定要在春晚舞台上才能有。还要有适合电视表达的语言,比方说我们有一个韩庚的年俗节目,过去讲过年,就是贴春联、贴福字,找民俗专家讲讲年俗,但是这都不是电视(语言),电视的表达方式是韩庚和投影,以动画的方式来讲除夕是怎么来的。我们专门拜访过冯骥才,把中国的年俗都说透了,最后敲死了民间传说——除夕的故事,把它用电视才能展示的表达方式讲了出来,喜闻乐见,又简单。除夕之后,万物生发,春天来了,《万物生》就起来了。这不就是年俗吗?我们的孩子都不知道什么叫过年,我女儿对圣诞节比对春节要有兴趣得多,因为圣诞节有传说,有圣诞老人,她问中国过年有什么啊?我说我们有瓜子、有压岁钱,但是这个不能说服孩子啊。

三联生活周刊:观演关系的改变也是为了这个理念服务,是吗?

哈文:都是给电视做的。

三联生活周刊:一开始,我是这样理解你们的观演关系的,演员区被扩展开来,台上台下全部融在一起,我以为你们是想复制受到好评的80年代的春晚。

哈文:我们不是想复制,回归到联欢是对的,联欢晚会要有互动,大家在底下说着聊着,上面演着,年会似的。这也是为什么只有春节联欢晚会一台晚会加“联欢”二字,我们不是说简单地复制80年代,而是要符合联欢晚会的气质。

三联生活周刊:观众都坐在几个圆桌旁,形成互动,这种场景对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形成什么影响呢?

哈文:有观感的影响。比如致敬30年的部分,全部都是老歌,曾经把费翔、张明敏推向春晚舞台的黄一鹤在那儿坐着,这都是画面啊。还有宋祖英的妈妈,他们都是带着家人来的,我们也要到这儿来过年,是这个概念。宋祖英唱给妈妈的歌,她妈妈就在下面,她会走下来,会很温暖。我们的意思是不要演员抛家舍业地到这儿来,过不了自己的年,所以都带着家人来,咱们一块儿过年。演员也很兴奋,他们觉得这就对了,这就是画面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分分彩群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