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群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非主流签名 - 正文

非主流試驗田東西聯大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2)正文

类别:非主流签名 | 点击: | 日期:2019-07-18

  豎屏,不花哨,短平快。2018年夏天上線的《白看世界杯》,是“白岩鬆以世界杯為主題的首檔個人網絡脫口秀”。演播室有時干脆設在他家,攝像師是兒子白清揚。刷成草綠色的牆上,挂著球星馬拉多納的肖像畫,目測還有點歪。

  “世界杯比賽大多在凌晨三四點,白岩鬆叫醒兒子,用單反相機拍攝七八分鐘的視頻,郵件傳來。我們編導做一些簡單的后期,如配圖、特效等,第二天早9點,節目就上線了。”《白看世界杯》的策劃人王立明如是說。

  熱愛足球的白岩鬆,會不時在節目中“皮一下”。例如,結尾發一個自己踢球進門的視頻,作為和粉絲互動的“彩蛋”。

  “東西聯大”同學眼裡,白岩鬆的新媒體嘗試並不突兀。

  “師父在新媒體表達上從不落伍。他不是照貓畫虎,而是突破慣性表達,自成一派,一直是別人的參照系。”靜娛分析,“他不用微信,是極大的自制力。但是一些新鮮事,他會讓我發到群裡,還有每年的拜年短信,他總是寫得很獨特。”

  2019年春節,白岩鬆的拜年語200多字,圍繞“豬的境界”做文章。例如:“要樂觀,不管什麼境遇,都是笑模樣,沒聽說有得抑郁的豬。”

  作為昔日同事,我旁聽過“東西聯大”課堂。白岩鬆的“聯大教學法”,很有復古的先生范兒。

  他每月會給學生推薦3本書,下次課的教學內容之一,就是評點學生們交的讀書報告。互聯網人工智能最新潮的內容,少有涉及。

  他曾給學生推薦吳念真的《這些人,那些事》,說學學人家如何講故事。他還推薦野夫的《鄉關何處》,“看這本書,很悲傷的歷史,但是他沒用恨來寫,這就很難得”。

  他推薦的書大都有關波瀾壯闊的歷史,如《尋找蘇慧廉》《巨流河》《蘇聯的最后一天》《中國1945》等。

  那時,有學生疑惑:“現在招聘崗位很多和新媒體有關,聯大課程重視歷史書籍,看老紀錄片,這不是在故步自封嗎?”

  我去問白岩鬆,他的理解:“在這個時代,你沒法去預測未來二三十年,你不能總教人用變來應對。我覺得后勁足是更具人生意義的,要給大學生一些有底氣的東西,包括人生趣味,對人生、人性的了解以及定力等很多方面。”

  兩年前,因為寫《尋找白岩鬆》的緣故,我跟蹤過聯大第四期學生找工作的故事。白岩鬆早就立下規矩:“別指望我幫你們找工作,實習也別提。”學員找工作不順時,白岩鬆曾帶大家去拜訪93歲的學者葉嘉瑩,參觀新媒體機構。他鼓勵學生,就算以后失業,也要“相信時間,萬事盡頭,終將如意”。他還用毛筆在特有的聯大宣紙上抄寫《道德經》。他邊寫毛筆字,邊演示:“不抄寫,不知道文字的節奏。我們要調的,是內心的原生態。”

  他希望自己和學生們都成為蘇軾筆下的人:“粗繒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

  他鼓勵學生們說真話,在他看來那些話是“常識”。

  比如,2011年動車事故發生后,他在節目中說:“現在我不敢信,不能信……要不停地、不斷地永遠說真話,直到大家的信心真正建立起來。”

  2012年6月,廈門大學的一個論壇上,有學生問他,對陝西強制引產七個月胎兒事件怎麼看。這個學生還狡黠地加上了附帶條件:“崔永元評價某事是‘不努力、不作為、不要臉’,我認為他很有擔當,我想請您用同樣的句式,九個字。”

  白岩鬆隨口回答:“九個字太多了,這不是什麼政策,不是什麼官員犯錯,就兩個字,‘殺人’!”

  他的這句話,當天傳遍微博,成了很多新聞媒體報道的標題。

  他擔心,在轉型時期的中國,很多地方底線都變成了上線,報道新聞時說真話也成了巨大的優點,甚至“說真話”成為獲獎的理由。

  每次課后,同學們都要聚餐,白岩鬆請客。有時,吃的是潮汕牛肉火鍋。每種肉,涮幾秒都有介紹,白岩鬆掐著表對照時間。

  有學生回憶,“師父站起來,一盤盤涮,給每個人夾,自己顧不上吃。麻餅有人沒吃完,他拿過來吃。”“他像喂小雞仔一樣,一大鍋米,自己留一粒。”

  2017年6月27日晚,第四期“東西聯大”畢業典禮最后在KTV收尾。萬籟俱寂時,白岩鬆又唱起了老歌《千千闕歌》《濤聲依舊》《大約在冬季》等。有同學提醒老白,唱跑調了。他回應:“慢半拍好聽。”

  一晃兩年,2019年6月16日,第四期“東西聯大”同學,工作兩年后在白岩鬆家再聚首。還是那台大功率電火鍋,大家主動帶菜來涮。

  “我們這一屆特別黏,從早上9點聊到下午3點。很放鬆,聊工作、旅游什麼的。”澤華說。

  聯大第四期學員澤華,現在在廣州電視台工作。他常順口引用白岩鬆說的話:“找第二條輔助線”“再忙也要找到生活樂趣做支撐點”等。

  如今,聯大已到第七期。第一期的靜娛說:“以前總是想執著問師父答案,現在想,時間會給答案,師父隻給方法論吧。”

  快時代 “慢新聞”

  “整整一年,老白讓我研究大屏幕,和節目的新媒體表達。改革方案寫了很多版。”《新聞1+1》欄目的主編王曉琛回憶道。

  王曉琛認為,白岩鬆對新媒體內容不但重視,而且了解。前一段播出有關5G的節目,他覺得白岩鬆在專家面前也不遜色,知識儲備很強,

  “在我看來,老白是新新聞人,不是守,而是攻。拒絕微信是選擇生活方式,他的生活是緊湊清晰的,例如堅持跑步。工作方式更是新潮的。”王曉琛補充道。

  2011年夏,白岩鬆召集的“后海研討會”,主旨就是談新媒體時代的節目改革。白岩鬆專門總結了“手冊”,人手一份探討。他強調,《新聞1+1》是“在電視上首播的多媒體欄目”。

  白岩鬆總結:“如果我們把傳媒擬人化,想象他一個漫長的歷史,也跟人的一生一樣不斷更新變化。我們正處在一個變革的時候。”他的職業經歷,也見証了變革。

  主持《東方時空》的白岩鬆成名於1993年中國電視改革之際,他見証了中國改革進程的重大時刻,還有電子媒介發展歷程。1997年,之前就撰文呼吁直播時代到來的白岩鬆,那年進行了日全食直播、香港回歸直播、長江三峽工程大江截流直播等。

  2008年《新聞1+1》開播,白岩鬆說“已經進入觀點成為新聞的時代,言論節目是新聞媒體的一場革命”。2009年國慶六十周年直播,白岩鬆第一次挑戰“正負零秒”無延遲直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分分彩群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