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群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签名 - 非主流签名 - 正文

非主流試驗田東西聯大白岩鬆和他的77個學生(3)正文

类别:非主流签名 | 点击: | 日期:2019-07-18

  互聯網時代發展,微博微信等各種社交方式嵌入普通人生活,白岩鬆“自殺”“被辭職”等流言在網上傳播,河北槍擊案報道也引發過爭議。“黑粉”“白粉”都包圍著他,有知名評論員說:“網上很多以白岩鬆為名的雞湯名言真真假假,見証著他的影響力,也見証著他的被誤解、被征用和被消費。”

  有媒體問:“在龐大復雜的體制下,他有無如履薄冰、戰戰兢兢的感覺?他究竟有無痛苦和分裂感?他是否矯飾過他的本來面目?”還有雜志勾勒:“他口吐諍言卻不刺耳。他是理性先生。也很難說他不是狡黠先生。最終,他是穩健先生和正確先生。”甚至,還有雜志曾給白岩鬆頒了一個“時尚先生”的獎。

  “白岩鬆堅持在電視上說了20多年的話,這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他一直在以自己的話語測量中國社會公共表達的尺度。”作家蔣方舟感慨。

  26歲就寫《渴望年老》的白岩鬆,成名飛快,語速明快。突發新聞事件,他的發聲常是“標配”。雖然他的觀點,有時是“逆流”般的反向思維。

  2012年3月哈爾濱殺醫案,有網站在新聞后附上調查,讀完文章心情如何?6000多參與調查者中,有七成人表示“高興”。白岩鬆評論中說:“殺那個醫生的凶手只是一個人嗎?我們是不是也有可能成為凶手當中的一員呢?在這樣一種仇恨被演繹到新的高度的時候,最終的受害者會是誰呢?”這期節目名叫:《殺醫生:我們可能也是“凶手”!》。

  熱點事件的即時評論,是新聞評論節目贏得關注的法寶。然而在《新聞1+1》《新聞周刊》編輯部,白岩鬆常常建議編導去關注一些“慢新聞”。

  “例如他關注北京‘落葉緩掃’的事情,關注城市管理如何更人性化,有溫度。慢火車選題也是他提議做的,這類‘慢’選題太多了,例如報刊亭、24小時書店等等。”王曉琛回憶。

  在《慢火車,照顧“少數人”?》一期節目中,白岩鬆關注西部一輛虧本運行了47年的綠皮火車。火車帶出深山的,不僅是換錢的貨物、蔬菜、羊群,還承載著孩子的夢想。白岩鬆評論:“科技快速發展,照顧了大多數人,但是有少數人跟不上快速前進的科技發展,前行過程中少數人的權益也應該得到保障。”

  《新聞1+1》曾經用4集篇幅關注“蟻族”聚集村。有一天,白岩鬆拿著報紙上豆腐塊大的“蟻族”新聞給我。“不要覺得這個題小,你去好好蹲點就明白了。我給你六個字,‘需求、問題、未來’,拍攝3集內容,我來做演播室評論部分。”

  蹲點半月,前3集節目我們關注了“蟻族”大學生生存狀態、私搭房隱患、水電危機、警力不足、公租房申請等問題,並結合新出台的戶籍制度改革評述。第三集播完,有關部門打來電話,說要出台舉措,在北四村等城中村建立“流動派出所”,還聯動消防安監等部門解決歷史遺留問題。“流動派出所”的第四集做完,白岩鬆給我發信:“姑娘,收獲很大吧。”

  白岩鬆認為,能提供最好內容的是永遠的贏家。“你不能提供最好的內容,結果把自己沒成為贏家的原因歸結為新媒體打壓你。恭喜你,找了一個永遠的好借口。”

  這兩年,在記者節論壇,高校新聞專業的演講中,白岩鬆更強調新聞的基本功和專業精神。他認為:“現在的新聞教育重點用80%的精力去教20%的新媒體技術等內容,卻用20%的精力去教80%的基本功。時尚、新銳、能貼標簽,有用嗎? ‘記者’兩字說明這行最重要的本事就是,將10萬字的大事用500字說清楚,刪繁就簡,提煉核心,通俗易懂。”

  新聞有事件現場和心靈現場,白岩鬆認為我們現在打撈事件現場的能力在增長,但是打撈心靈的現場能力沒有進步。

  快時代做“慢新聞”,強調新聞專業精神,不是遲緩,而是一種更深的時代凝視。有一年白岩鬆的拜年短信,這麼寫著:“時間過得這麼快,何必事事還著急馬上。心願:馬兒你慢些走,好日子,慢慢過。”

  “新聞理想內衣外穿,你以為是超人啊”

  “新聞理想”一詞多次被學子們提起。

  2018年11月8日,北大第十四屆記者節公益論壇。提問環節,有同學直言不諱:“10年前看白老師的書,決定懷抱新聞理想學新聞。不過這兩年,我看新聞業狀況,改學哲學了。”

  白岩鬆脫口而出:“你看,新聞學不明白,去學哲學,可見這新聞學問得多深啊。”全場笑聲清亮。

  2014年,在一次簽售會上,曾有大學生向白岩鬆表達自己對新聞專業的喜愛,白岩鬆道:“這年頭還有打算學新聞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勸你了!”那一回,他解釋說,新聞行業養家糊口不易,但能多拿兩份工資:和志同道合者一起做事的“情感工資”與“偶爾能推動社會進步、不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壞”的“精神工資”。

  2019年6月10日,河北大學的公益演講《對白》現場,大屏放出兩張對比照。

  一張是18年前白岩鬆和4名學生記者的合影,另一張是如今5人照片的合成版。

  和白岩鬆合影的4人,如今兩人做媒體,其余做公關和金融工作。現場播放提問視頻,在金融行業工作的武岩生,感謝白岩鬆激勵了他的職業生涯,他想問問新聞理想的問題。

  白岩鬆回答:“新聞理想是內衣要穿在裡面,自己知道就好了,干嗎總把內衣穿在外面,你以為是超人啊!要把新聞理想當成保暖內衣,冷暖自知。”現場笑聲轟烈。

  從早年寫“談理想與夢想是不被人嘲笑的”,到“理想內衣論”,白岩鬆現在談得更多的是:“與其抱怨,不如改變﹔想要改變,必須行動。”

  “作為政協委員,我常說的一句話是‘功成不必在我,功成不必說我,但是功成必須有我’。你必須成為眾多推動力量中的一分子。”白岩鬆說。

  2019年6月25日,公益演講《對白》第二場在開封的河南大學錄制。在接白岩鬆的路上,王立明聽他隨口講了一個故事。多年前,對河南人歧視的觀點很多,白岩鬆要做一個相關談話節目。為了了解實際狀況,他坐了一夜火車到河南,四處走走感受,然后坐夜車回去。第二天,他在節目中堅定反對“地域妖魔化”。

  王立明很觸動: “白岩鬆不是那種說兩頭萬金油話的中庸主義者,他說發言要言之有物,也是行動主義者。以前我們做《岩鬆看台灣》,當時有8天時間限制,我們做了10期人物專訪,10期主題節目,3場直播。台領導都驚訝,你們4個人做了一個電視台做的事!”

  往事翻涌而來,王立明目光炯炯。他最難忘的是,是18年前和白岩鬆“閉關”研發《子夜》的日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分分彩群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