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群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个性头像 - 男生头像 - 正文

涂鸦少年的“炸街”风波(2)正文

类别:男生头像 | 点击: | 日期:2019-08-23

在当天上午,肇庆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文明办)接到市民投诉:有人在街道涂鸦,工作人员还以为是有人喝多了。调查后发现“他们是有规律的图案”,因此将情况反映至肇庆市端州区公安局处理。

在公安局关了18个小时后,除了丁满和欧文,其他人都被释放。

丁满画了一幅画,SEPT13是他进入看守所的日期。

审讯在9月14日进行,丁满被关在一间十多平米的审讯室里,没有窗户、正对面两个角落各一盏白炽灯照在脸上。民警进来问话的时候,丁满甚至有点激动,终于有人和他说话了。

当天晚上10点,他被带到了看守所。

得知消息后,父亲去到文身店,发现他的电脑、iPad全都留在店里,看守所将手机交给他,文身店的人帮他解了锁。父亲这才知道,丁满每天都往文身店跑,宿舍对丁满来说只是一张床而已。

争夺墙壁

9月14日,丁满和欧文的家人相继收到了拘留通知书,显示罪名为故意损坏财物。

欧文的父亲找到儿子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卢伟想办法。两个人曾经一起上学读书、又一起放学后玩涂鸦,直到工作后都保持着每周见三四次的习惯。

卢伟记得,他和欧文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已经在街头上看到涂鸦。欧文从初中接触到涂鸦后,自己买书学画画,研究不同喷头的喷漆涂出来效果的细微差别。

欧文和他刚迷上涂鸦的日子,满城市寻找电箱、井盖、废弃的厂房、工地、无人管理的墙面,急于打上自己的标签,宣布占领墙面。但他们都喜欢老城区,“所以我们不去那边涂。”

渐渐的,欧文开始去外地参加涂鸦活动,和来自各地的涂鸦爱好者交流,在他房间的床头,至今挂着当时出席活动的牌子。

欧文的床头挂着曾经前往外地参加活动时的工作牌。新京报记者卫潇雨 摄

家里人帮欧文一切都安排好了,学医药专业,毕业后进社区卫生院做药房先生,每月2000多元工资,能休假十多天,足够他好好涂鸦。

2014年,城市对涂鸦管理还不严格,欧文甚至在一家法院的后门墙壁上涂鸦,保安看见了,只告诉他别画到正门就好。同一年,欧文和十多位当地年轻人,组成了涂鸦团体CYC。

CYC取自英文cover your city,寓意用涂鸦覆盖城市。CYC在肇庆一时风头无两,鼎湖山音乐节,全团队受邀为音乐节做装饰涂鸦。

2016年,当时风头正盛的CYC还做了一件大事:改造西江河提。此前,西江河堤几乎是一片荒地,地上留有垃圾,墙面爬着青苔,只有一条不平整的土路贯通。CYC的涂鸦手们捡走垃圾、清洗墙面,并统一用喷漆为河堤上了底色,以此为基础涂鸦。经过了近一个月时间,河堤形成了高度3米、总长超过30米的涂鸦墙,过河的船只、过桥的车辆都能远远瞧见,甚至在微博上引起了游人打卡拍照。

本地媒体报道了此事,并随机采访了几位居民,标题为“市民有赞有弹,支持者盼设涂鸦专区”,欧文接受记者采访说,涂鸦墙是城市年轻、富有活力的象征,涂鸦只是涂鸦爱好者用别样的方式表达热爱自己的家乡。他希望涂鸦文化能成为肇庆的一道新风景。

那一年,大学生丁满刚来到这座小城读书,坐出租车路过大桥便看到了河堤的涂鸦。

一个月后,涂鸦墙被水泥覆盖,取而代之的是“爱护大堤,人人有责,严禁破坏防洪设施”的宣传标语。肇庆市城市管理和综合行政执法局端州分局城西执法大队的杜队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全市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而涂鸦是乱涂乱写的一种,所以我们依法依规对城区的涂鸦进行整治。”

创文运动的直接成果是,街头涂鸦被清理干净,那些曾经的废弃工地、厂房被重新发现,统一贴上了创文标语、宣传海报。2016年6月,“文明肇庆”发文称:城区内各路段公益宣传画覆盖率达100%。后来,CYC也因为内部原因解散。

西江河堤的涂鸦墙。图片来自欧文微博

刚来肇庆的时候,丁满总是迷路,这里每条街道几乎都一模一样,围栏、路灯和路牌,旁边的高楼都长得差不多,到国庆节,所有街道都挂着同一款式的红色灯笼。丁满觉得这座小城没什么实力强大的涂鸦爱好者,文化氛围比不上广州。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灵魂”。

“压抑”、“没有个性”、“丑”、“没有味道”,一些涂鸦手们评价这座城市。原先,很多居民自建的瓷砖墙面,红色、白色、蓝色都有,有人会用瓷砖拼成图案。到现在,居民楼被统一粉刷成了明亮的黄色。

“我只想用一个好点的创作来让这个墙更好看一点,我没有恶意,”丁满解释自己的“炸街”,那些电箱全部是一样的颜色, “一成不变,就像机器人一样”。

第二次笔录中,询问人问:“你们为什么要用手喷漆去破坏财物?”

“我们是一种宣泄,同时表达我们的内心情感。”欧文说。

涂鸦的代价

刚进看守所,丁满被犯人们控制住、在墙上搜身,有个满身文身、留着寸头、凶神恶煞的人走过来,“小子,你是混哪里的?”

丁满说,“我是搞艺术的。”

他反过来安慰丁满,放心,你是这里面最轻的。同一个监区的有诈骗犯、强奸犯、小偷和经济犯罪,他们告诉丁满,如果父亲请了律师,他很快就能出去。

丁满眼睛近视400多度,被捕的时候带着隐形眼镜,害怕摘了看不清楚被人欺负,他一直戴着隐形眼镜四天,直到眼睛干涩难受得受不了。

丁满喜欢对着头顶一盏灯发呆。晚上周围的人都在聊天,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不着,就对着那盏灯。同监区的狱友问他,“你怎么看那个灯?”

“迷茫。”

看守所整日搞卫生,每天擦四遍地板。当时正值中秋节,班长通知他画一幅欢度中秋的黑板报。丁满画了长城、天安门和烟花,写着四个大字:中秋快乐。

黑板报画完以后,看守所的人对他好些了,总有人实在无聊就走到黑板前看看,对着黑板报夸“不错不错”,“老大”还奖励了他一个苹果。

过完中秋节,国庆节的黑板报也在筹备,丁满拖着不愿意动手,“我说再等等,我不要在里面欢度国庆、欢度元旦、欢度春节,就这么一直欢度下去。”

丁满被关在看守所的日子里,父亲请了假,每天往返于广州、肇庆,主动赔偿、请求受损商户出具谅解书、找到丁满曾经涂鸦得奖的证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分分彩群 版权所有